TVBS:「350kg砸腦碎」 義工程師重生!
http://www.tvbs.com.tw/NEWS/NEWS_LIST.asp?no=yu20090318124112

記者:范文欽 攝影:王志剛  台北 報導

外國人再次見識到台灣醫療的厲害。一名47歲的義大利工程師,2007年到台灣工廠安裝機器時,一根重達350公斤的柱子突然倒下,不偏不倚的砸中這名技師的頭,頭骨當場碎裂,他的家人從義大利趕來台灣,原以為回天乏術,沒想到,北醫的醫師替他進行修補手術後,不但健康出院,還能全程跑完馬拉松,今天特地回到醫院,致上謝意。

參加國際馬拉松,這名身穿灰色上衣的義大利選手,抵達終點,舉起雙手歡呼,不只是高興完成比賽,更是慶賀自己的重生。

義大利工程師Alberto:「我當時說我跑完了,而且我說謝謝,我重複說謝謝,對北醫團隊的感謝,因為以我這樣的身體狀況,我卻能跑完馬拉松。」

時間到回2007年,當時來台灣裝機器的Alberto,在工廠不慎被重達350公斤的柱子砸中頭部,頭骨當場碎裂,不但昏迷不醒還每天從鼻腔流出100C.C.的腦脊髓液,幾乎要了他的命。

北醫神經外科主任蔣永孝:「顱底破損的地方,能夠很正確的找出來,然後把它補起來,如果這漏水(腦脊髓液)的地點,沒辦法補起來的話,那他終究還是因為腦膜炎感染,可能生命都有問題。」

就靠著台灣的醫療團隊,把Alberto從鬼門關拉回來,這樣的奇蹟,連義大利醫師都驚訝。Alberto:「這手術在義大利,也只有2、3個醫院會做,所以台灣的醫師真的很棒,能把我救回來。」

儘管額頭上還隱約看得出當時的傷痕,也變成了大小眼,但能撿回一命,還能繼續最愛的慢跑,Alberto再遠也要回台灣謝恩。Alberto:「真的非常感謝,謝謝。」

(修改:2009/3/18 15:50:52)


聯晚:350公斤柱子 砸碎腦袋被救活
http://udn.com/NEWS/HEALTH/HEA1/4796063.shtml

【聯合晚報╱記者林進修/台北報導】 2009.03.18 03:01 pm

以4小時47分跑完馬拉松,成績並不出色,但對腦袋瓜子被350公斤柱子砸碎、被醫師硬是從鬼門關前搶回一命的義大利籍工程師阿貝托薩法羅尼 (Alberto Zaffaroni)來說,卻是個奇蹟。今天,他帶著這份榮耀重回台灣,獻給由台北醫學大學附設醫院院長吳志雄及神經外科主任蔣永孝領軍的醫療團隊,感謝救命之恩。

「台灣是我的第二故鄉,這裡的人將我照顧得非常好。」薩法羅尼強調,「如果在別的國家,恐怕無法受到如此的照顧,我真的太幸運了。」薩法羅尼回想前年的那場意外,仍心有餘悸。那天,他奉派到桃園縣的一個廠房安裝機器,一根350公斤的柱子突然倒下,砸到他腦袋,頭顱嚴重骨折而昏迷不醒,就近送到一家醫院急救。待病情穩定後,他被轉送到北醫,由蔣永孝接手治療。第一眼看到薩法羅尼時,蔣永孝也嚇了一大跳,「不僅頭骨整個碎裂,臉也腫脹變形。」「根本不成人形!」

更糟的是,頭顱嚴重破裂,腦脊髓液不斷流出,即便在腰椎處放置引流管,每天還是有100cc的腦脊髓液從鼻腔流出,相當嚇人。蔣永孝表示,頭顱破洞不僅讓腦脊髓液不斷流出,更敞開大門讓細菌長驅直入,一旦感染而引發腦膜炎,薩法羅尼就真的要客死異鄉。他和北醫大校長、國際腦神經外科權威邱文達及醫療團隊其他成員討論後,決定進行開顱手術,先把破洞補起來再說。

術後,薩法羅尼足足在病床上躺了兩個多月才痊癒,只是不能再從事原來工程技師的工作,只好退下來當顧問。去年11月30日,他更在親友鼓勵下,報名參加佛羅倫斯國際馬拉松賽,這場賽事共有9千人參賽,最後只有一半人完成比賽,他就是其中之一。

【2009/03/18 聯合晚報】@ http://udn.com/


聯晚:神經外科實力 台灣No.1
http://udn.com/NEWS/HEALTH/HEA1/4796070.shtml

【聯合晚報╱記者林進修/台北報導】 2009.03.18 03:01 pm

頭顱被砸得嚴重破碎,卻還能活著走出醫院,義大利籍工程師阿貝托薩法羅尼不僅寫下醫療奇蹟,也彰顯台灣在神經外科醫療領域的堅強實力。但令人感慨的是,這些醫療成就,其實奠基在早期國內未強制騎乘機車戴安全帽的痛苦經驗上。

薩法羅尼復原後,曾回故鄉義大利米蘭,並到當地一家大型醫院接受復健治療,醫師很驚訝他在遭到如此重大創傷後,竟還能活命,坦言義大利頂多只有2、3個醫師能施行這項手術。反觀台灣,只要是大型醫院的神經外科醫師,都有類似的救命能力。

北醫神經外科主任蔣永孝坦言,早年政府未強制規定騎乘機車必須戴安全帽,因交通事故而造成頭部外傷的患者多如牛毛,為了救人,意外造就台灣神經外科的超強手術能力。

蔣永孝強調,如今頭部外傷病患明顯減少,並不意味頭部傷害不再重要。他說,愈來愈多研究顯示,不少到伊拉克參戰的美國軍人,後來都出現認知、行為、睡眠及記憶上的功能障礙,主要是砲彈爆炸後的震波使然,可見小小的能量衝擊,還是會導致輕微腦震盪,危及日後的健康。

蔣永孝解釋,腦部是個很軟、也很脆弱的組織,一個看似不經意的小小撞擊,還是可能帶來傷害。他提醒國人,無論如何也要死命保護自己的腦袋瓜子,別輕易受傷了。如在工地或開車,更要對頭部作好防護措施。

【2009/03/18 聯合晚報】@ http://udn.com/


中央社:醫師救回一命 義籍技師肯定台灣醫療技術
http://n.yam.com/cna/garden/200903/20090318074650.html

中央社╱中央社 2009-03-18 15:34
(中央社記者李健光台北18日電)

47歲的義大利工程技師扎佛瑞尼(Alberto Zaffaroni)今天在臺北醫學大學附設醫院舉行記者會表示,他的命是台灣醫師救回來的,他非常肯定台灣的醫療技術。

臺北醫學大學附設醫院院長吳志雄指出,2007年6月15日,扎佛瑞尼在桃園縣觀音鄉的廠房內安裝機器時,一根重達350公斤的柱子倒下,當場打到扎佛瑞尼的頭部,造成他頭顱嚴重骨折、昏迷不醒及從鼻腔流出腦脊髓液。

扎佛瑞尼經過北醫附設醫院的急救和兩次腦部手術,並接受醫療團隊專業的照料後,於2007年8月15日回到義大利米蘭。

北醫附設醫院精神科主任蔣永孝表示,完成治療後,他對扎佛瑞尼說,85%類似傷勢的傷患是救不回來的,因此扎佛瑞尼很幸運。

扎佛瑞尼表示,回到義大利米蘭以後曾接受6個月復健治療,義大利的醫師告訴他,在義大利只有2到3位醫師可以做台灣醫師為他動過的這種腦部手術。

扎佛瑞尼指出,復建後他依然回到工作崗位,繼續最熱愛的技師工作,持續到世界各地組裝機器。他說,台灣是第2故鄉,這裡的人將他照顧的非常好,如果在別的國家,恐怕無法受到如此的照顧。


自由:350公斤柱子砸破頭!謝謝台灣救活我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09/new/mar/19/today-health1.htm


記者洪素卿/台北報導


義大利工程師Alberto Zaffaroni(左),前年在台灣工作時,曾遭350公斤的柱子重擊,導致頭顱嚴重骨折,經台北醫學大學附設醫院搶救,挽回性命。昨天他帶著去年參加國際馬拉松比賽的照片,和院長吳志雄(中)、神經外科主任蔣永孝(右)等醫療團隊分享重生喜悅
(記者簡榮豐攝)
當義大利工程師Alberto以4小時47分、跑完42公里馬拉松,抵達終點,舉起雙手歡呼時,他高興地呼喊:「我跑完了!」也不停說著:「謝謝!」這份感激也包括了對台灣醫療團隊的感謝,讓他從昏迷不醒、每天脊髓液不斷從鼻子流出100cc的瀕危病人,到如今終於能完成馬拉松比賽,有如再生。

昨天Alberto再度來到台灣,他送上自己參與國際馬拉松比賽的照片給台北醫學大學附設醫院醫療團隊,以及主治醫師─北醫神經外科主任蔣永孝,表達他對台灣醫療的感謝。

2007年6月15日,Alberto在桃園的廠房內安裝機器時,一根重達350公斤的柱子應聲倒下,當場打到頭部。


Alberto的顱骨骨折嚴重,尤其右半部一大部分都破損。
(圖︰台北醫學大學附設醫院提供)
影像檢查顯示,他的頭骨碎裂得很嚴重,包括眼眶附近、前額以及左、右側的顱骨滿佈裂痕、整個前額都凹了下去。神經外科主治醫師吳忠哲指出,Alberto來到北醫後,醫師們先針對他破裂的顱骨進行整形手術,然後才進行顱底修補手術。

主任蔣永孝解釋,Alberto來到北醫一個月後,腦脊髓液仍不斷從鼻腔流出,原本希望破損處自己癒合,但他連放了腰椎引流管也無法停止腦脊髓液滲出,只好進行顱底修補手術。

檢查顯示,Alberto頭顱底接近鼻腔附近不但破了好幾個洞,其中一個有1.5公分大,連腦組織都有部份被擠出來。如果這些洞不能閉合,等於是敞開大門讓細菌長驅直入,很容易就感染、引發腦膜炎。也因此蔣永孝決定為他進行手術,把破洞補起來。

蔣永孝說:「我們利用患者自己的筋膜以及脂肪等,一層堆一層,像是三明治般,把破洞補起來。」


為了進行手術,得把顱骨切開,掰開來才能修補接近頭顱顱底中央部位的破洞。
(圖︰台北醫學大學附設醫院提供)
Alberto表示,回到義大利,經當地醫師告知,才知道原來自己的手術在當地沒有幾個醫師能做,如果在別的國家,恐怕無法受到如此的照應。他說:「我真是太幸運了。」

也因此,當他在朋友勸說下開始慢跑保健,跑了3個月後,在親友鼓勵下,報名參加佛羅倫斯國際馬拉松賽,並且還能成為9000個參賽者中,半數完成比賽者之一時,他就決定要把這個榮耀帶來台灣,獻給救他一命的醫院。

●腦脊髓液鼻漏 輕者平躺可痊癒

絕大多數的腦脊髓液鼻漏是腦部外傷所造成,例如義大利工程師Alberto因為被重柱擊中腦部,造成頭殼破裂、腦膜破裂,所以腦脊髓液才會從鼻子流出來。

不嚴重的腦脊髓液鼻漏平躺數天,多半可以藉由身體自我修復機制、停止滲漏。但部分較嚴重者,若平躺數天仍無法停止滲漏,必須配合引流、改變壓力,以減少腦脊髓液繼續從破損處漏出,促進傷口癒合。但若持續無法停止腦脊髓液滲出,就必須以手術修補。

否則除了頭痛等症狀,由於腦部與外界相當於有了一條暢通無阻的通道,很容易出現感染,造成腦膜炎等嚴重疾病,嚴重者甚至會導致死亡。

腦脊髓液鼻漏治療重點在於找到缺損部位,因為顱骨裂傷的部位不見得就是破漏的地方,此外,還要透過顱底手術,在盡量不牽動腦部組織的情況下,修補破損部位。

(記者洪素卿)


自由:提到寶島「我愛死這裡的人了」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09/new/mar/19/today-health1-2.htm


因為工作的關係,Alberto常常得當空中飛人,往來世界各地,也因此讓熱愛美食的他有機會嚐遍各國美食。這次來台灣前,他才剛剛結束俄羅斯出差行程。

他說,他愛台灣,也愛死這裡的人;台灣的美食中,他最愛滷肉飯、水餃以及高麗菜。

台灣醫療團隊的技術救回Alberto的性命,讓他的外表幾乎已經找不到受傷時「不成人形」的模樣,但這次的意外難免還是在Alberto的身上留下一些後遺症,例如,嗅覺不如以往。

因為顏面神經後遺症,他的右眼一度無法閉合,雖然現在眼睛可以順利閉合,但還是留下了眼睛乾澀的問題,甚至偶爾也會情緒失控,他的女兒總是會適時提醒他,要他留心。

這次的意外也讓Alberto改變人生觀,他決心更加珍惜家人及朋友的感情,也更加享受各國美食。

他不但要活在當下,也打算帶家人到愛琴海度假。接下來,還要跟老婆一起到巴黎共度結婚25周年慶。(記者洪素卿)


聯合:頭破血流 顱底修補救一命
http://udn.com/NEWS/HEALTH/HEA1/4797217.shtml

【聯合報╱記者施靜茹/台北報導】 2009.03.19 04:05 am

47歲的義大利工程技師薩法羅尼,一年多前在台灣組裝機器時,被一根350公斤的柱子砸到頭,經台北醫學大學附設醫院醫療團隊照顧後,順利康復。

「台灣就像我的第二故鄉,這裡的人把我照顧得很好,如果在別的國家,恐怕沒有這種照顧,我真是太幸運了!」薩法羅尼(Alberto Zaffaroni)昨天特別到北醫附醫,答謝醫師救命之恩。

前年6月,薩法羅尼從義大利飛來台灣,在桃園觀音鄉廠房安裝製造膠帶的機器,正裝到一半,一根大柱子突然倒下,正好打到他的頭,把他的頭骨都打碎了。

醫師形容,薩法羅尼的頭骨,有數不清的骨折;更棘手的是,頭還破了3個洞,最大的洞就有1.5公分,即使在腰椎放引流管,裡面的腦脊髓液伴隨腦組織,仍從鼻腔湧出,一天總要流100cc,臉也腫脹不堪,「簡直不成人形」。

薩法羅尼先在桃園一家醫學中心急救,但躺了一周沒起色後轉院,北醫附醫神經外科主任蔣永孝說:「薩法羅尼的腦組織,脆弱地像皮蛋豆腐」如果硬要撥開去補破洞,很可能對他造成永久性腦傷害。

醫師先在先在額頭切30公分傷口,將頭皮剝開,之後鋸開顱骨,小心打開硬腦膜,接著再從眉心的顱底,用脂肪組織及鈦金屬片,補他的破洞和骨折,進行顱底修補術。

薩法羅尼治療兩個月後,總算清醒康復出院,醫師告訴他:「有八成五和你一樣的病人,救不回來!」薩法羅尼回米蘭,又在當地醫院復健半年,那裡的醫師說:「全義大利只有2、3位醫師,會做這種手術。」

復健後,義大利醫師判斷薩法羅尼,還有受傷前約四成五工作能力,他轉到管理溝通部門,仍繼續飛到世界各地組裝機器。

以前薩法羅尼愛到愛琴海潛水,因頭傷須放棄;不過,去年11月,他參加米蘭馬拉松賽,原以為無法跑完全程,最後以4小時47分成績,跑完42公里,昨天他再到北醫附醫,將抵達終點的紀念照片送給主治醫師蔣永孝和吳忠哲,這是答謝醫師求命之恩最好的禮物。

【2009/03/19 聯合報】@ http://udn.com/


中時:義籍工程師頭顱骨折救回一命 回台謝恩
http://health.chinatimes.com/contents.aspx?cid=5,68&id=5336

【中時健康 黃曼瑩/台北報導】2009.03.19

  「我的命是台灣醫師救回來的」!47歲的義大利工程技師Alberto Zaffaroni,帶著日前在佛羅倫斯舉辦的國際馬拉松比賽賽程,以42公里以4小時47分的好成績抵達終點。那一刻,他流下感動的眼淚,他告訴自己要把這個榮耀獻給兩年前臺北醫學大學附設醫院醫療團隊,感謝救命之恩。

  2007年6月15日,Alberto Zaffaroni在桃園縣觀音鄉的廠房內安裝機器時,一根重達350公斤的柱子應聲倒下,當場打到Alberto的頭部,頭顱嚴重骨折、昏迷不醒,且每日從鼻腔流出近100CC腦脊髓液的Alberto經過急救和手術,並在醫療團隊、家人及在台雇主的細心及專業的照料之下,於2007年8月15日回到義大利米蘭。「百分之八十五跟你一樣狀況的病人是回不來的」,在Alberto清醒過來時,他的神經外科主治醫師蔣永孝對他這麼說。

  回到義大利米蘭以後,Alberto在Besta Milano Hospital接受六個月復健治療,Carlo Lazzaro Solero醫師告訴他:「在義大利只有2到3位醫師可以做這種手術」。復建後醫師的判斷是他尚有45%的工作能力。Alberto不放棄依然回到工作崗位,轉向管理與溝通的工作,繼續他最熱愛的技師工作,持續地到世界各地組裝機器。

  Alberto說:「台灣是我的第二故鄉,這裡的人將我照顧的非常好,如果在別的國家,恐怕無法受到如此的照應,我真是太幸運了。」

  在友人的鼓勵之下,Alberto於2008年11月30日參加2008年佛羅倫斯國際馬拉松賽,這場賽事共有9000人參與,最後只有4500人完成比賽。原本認為自己無法跑完全程的Alberto竟然以4小時47分的成績跑完42公里抵達終點。他感動的流下眼淚,並決定要把這個榮耀獻給臺北醫學大學附設醫院。

KevinActi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